<listing id="5x1tx"></listing>
    <track id="5x1tx"></track><pre id="5x1tx"></pre>
    <listing id="5x1tx"><strike id="5x1tx"></strike></listing>

      <del id="5x1tx"></del>

      <noframes id="5x1tx">

      <big id="5x1tx"></big>

      您的位置:首頁 >聚焦 >

      全球速看:釘釘,變化的背后

      2022-09-29 15:50:36    來源:程序員客棧


      (資料圖)

      在剛剛結束的2022秋季釘峰會上,讓外界看到了釘釘悄然發生的巨變。一個不一樣的釘釘,出現在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大潮中?!皵底猪g性”作為本次峰會的主題被提出,這昭示著釘釘將有一系列數字化策略出臺,也標志著釘釘將進入企業數字化服務的深水區。本文從釘釘發生的5大變化,洞悉到企業數字化的趨勢。01商業化的前奏釘釘變了,肉眼可見的變化。想必很多人都注意到,釘釘新增了“一鍵清除所有消息紅點”功能。我聽到很多用戶說,這簡直是太解氣了。又比如原來工作臺界面,就像是一個大賣場里的商品倉庫,絲毫沒有考慮工作的情境,以至于每次都想操作完盡快逃離?,F在好了,那些八竿子打不著、可能一輩子也用不上的應用,要么被清除出界面,要么用半屏式隱藏起來??傊?,工作界面的條理性更好了。要知道,按照互聯網的思維,那些紅點是不能去除的;那些有用沒用的功能也必須充滿操作界面。因為每響應一個紅點、每亂點一個應用,都會產生更高的DAU??冃Ь涂緿AU了,大家還指著它吃飯呢。用DAU作為ToB業務的主要測量指標,本身就是一個笑話,釘釘也因此被認為是“不懂ToB”的圈外人。DAU的終結,不但體現了釘釘對以往錯誤目標導向的糾正,更表明釘釘高層對ToB業務的認知,更深入了一層。其實更重要的意義在于,畢竟靠DAU這種導向所產生的大量免費用戶,幾乎不可能成為有質量的客戶,更難以轉化為付費客戶。目前,釘釘的用戶數已經超過5億,任何導向性錯誤,都可能使巨量的非付費用戶,最終成為沉重的成本。即使釘釘背靠阿里大樹,也會積重難返,地主家也會沒有余糧的。雖然在會后的采訪中,總裁葉軍對釘釘的商業化問題諱莫如深。但誰都知道,商業化已經成為釘釘無法回避的問題。而對DAU等經營指標的調整,正是釘釘為開啟商業化進程,建立客戶環境所做的準備。02深化定位與生態布局從最早的“釘釘,是一個工作方式”,到近兩年的“釘釘,讓工作學習更簡單”,再到“釘釘,讓進步發生”。從釘釘slogan的一系列變化中,可以看出釘釘的自我定位,從追求用戶規模,轉變為追求客戶價值。顯然,只靠協同辦公平臺,無法支撐這個新的定位,這需要對現有平臺戰略的轉變和升級。其中一個重要的改變是平臺生態。以往互聯網大廠的平臺和生態,無一例外地沿用ToC的習慣:說是生態,其實更像一個中心化的大賣場。即把各家的應用陳列在賣場之中,生態也就成了擺場子收租金。這種生態形式,無論是對于買家還是賣家,都沒有太大的價值。其實,只要放下“老大”的架子,生態就已經成功一半了。這次重新定位和生態布局的意義在于,釘釘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和不做什么。實際上,釘釘只需心無旁騖地做好一件事就夠了,那就是PaaS化。除了核心的應用之外,其它應用或行業業務,都交給生態伙伴完成。這樣,釘釘的PaaS在邏輯上,就被劃分為aPaaS、bPaaS和iPaaS。它們分別支持低代碼搭建、酷應用聚合和業務的融合與連接,形成PaaS對生態的開放性支持。實際上,建立一個好的生態,要比做一堆應用復雜得多。因為來到生態的每家潛在客戶,并不想挑選一堆應用帶回去;而是尋求一個完整解決方案,這就需要生態中有預制的高價值解決方案。釘釘在生態伙伴選擇上,摒棄傳統的賣場思維。我注意到釘釘生態有兩個關鍵詞:專業和聚合。這意味著釘釘生態,不再是來者不拒;而是聚合專業的和有關聯的伙伴產品和服務,為客戶提供一站式、全鏈路和成熟的解決方案。比如在本次峰會上,釘釘總裁葉軍以“差旅管家”服務為例,說明生態服務的強大力量。因為該應用對接了幾乎所有主流的差旅和出行服務商,所以能為更多企業提供數字化的差旅和出行服務。正如總裁葉軍所言:釘釘的PaaS化+生態開放,為中國軟件產業,探索出一個可行的解題思路。深以為然。03業務的深化與融合釘釘的組織數超過了2100萬,其中不乏超過80%的世界500強中的中國企業。那么問題來了,對于那些大企業或有深度數字化需求的企業來說,如果只靠聊天、溝通和協作這些,顯然滿足不了它們的數字化商業要求。而且對于用戶的粘性,也面臨巨大的挑戰,因為客戶流失永遠是數字化服務的天敵。實際上,自規?;詠?,釘釘已經飽這種困擾。除了付出巨大的維持成本,也讓釘釘的商業化進程因此受阻。為了擺脫這種局面,釘釘早期采取了以多取勝的橫向擴展戰略;也就是做更多的淺層應用,覆蓋所有企業。但是,要知道一個沒有做好采用(adoption)的應用,就跟一個永遠也無人問津的陳列品差不多,最后硬是把服務也能搞成了庫存。顯然橫向擴張的路子走不通,那么,留給釘釘的路,看來只有一條,那就是向業務深化。釘釘把這個叫做業務的深度融合;而在企業軟件領域它還有另外一個名字,即業務集成。順便說一句,業務集成不但是當今企業數字化的剛需,還是一個有利可圖的生意。海外SaaS發展到今天,一家企業有幾十個甚至上百個SaaS是一種常態。這么多的SaaS來回切換跳轉顯然不是個辦法。除了SaaS間的互聯互通要求以外,更重要的是它們形成的端到端的業務流程,都需要在組織層面的呈現與協作。于是,就有了Slack。視角回到國內,對于信息化成熟度較高的企業,企業內部存在數十個、甚至上百個系統也很常見。這些分散的業務系統,將高階業務流程變得斷斷續續,而且深藏不露,這使得業務信息和數據都無法為管理和決策所用,更無法使用它們進行協作創新。把這些獨立的業務系統,按照業務邏輯集成起來,并統一呈現業務流程和結果,以提升企業的業務價值,就成為一件緊急而重要的工作,這就是業務集成的機會。不過,隨著企業軟件的互聯網化,企業的業務集成形式也更加多樣。對于信息化成熟的大企業,主要有兩種集成形式。一是對原有軟件系統的集成;另一個是對軟件系統和SaaS化業務的混合集成。對信息化成熟度較低的SMB,主要是對多個SaaS業務的集成。還有一種情況,對于那些沒有任何軟件和SaaS的SMB,可以用低代碼業務搭建,然后按照軟件方式集成。因此,打開業務集成這個突破口,對于釘釘業務深度融合策略的成功,具有極為重要的意義。04開啟大客戶戰略釘釘起源于服務中小企業,其實踐經驗和服務能力,也主要是圍繞中小企業而建。但在本次峰會上,總裁葉軍發布了釘釘的大客戶戰略,釘釘終于開始向大客戶進軍了。與其說是一個戰略,不如說釘釘向外界宣示了,其深度進入大企業數字化服務的決心和信心。實際上,進軍大客戶市場,對目前的釘釘來說,是一個必須的選擇。這就像一支新建的足球隊,如果老是跟低年級打比賽,那根本證明不了實力。只有在國際比賽取得成績,能力和實力才能被廣泛認可。為了實施大客戶戰略,釘釘發起了由COO庫偉負責的A1000計劃。其中A代表了Alibaba,也代表了Account的意思;而1000則代表了服務1000+家行業龍頭企業。此次峰會上,也展示了A1000計劃取得的初步的成果。比如:波司登、上海三菱電梯、中國一汽等大企業,以各自的數字化實踐,為釘釘做了成功落地的背書。這些企業的員工數量,從幾萬人到十幾萬人,內部系統多達上百個。把它們整合起來、形成順暢的業務流,并在組織層面呈現和協作,實現從業務數字化到組織的數字化。這使釘釘的大客戶戰略,邁出了最為重要的一步。昨天還有人問我:釘釘做大客戶,能行嗎?外界對釘釘大客戶業務的疑問,主要是兩點:一是大客戶需要完全的定制化,釘釘怎么解決這個問題?二是,釘釘以前也沒做過多少集成業務,缺少大企業復雜系統的集成經驗。實際上,定制化問題是對集成業務的一個誤解。對于集成業務而言,并不存在所謂定制化的問題。因為這種體量的大企業,業務系統已經非常完備,并不需要釘釘去開發。雖然每家客戶的業務集成確實都是個性化的,但這跟業務系統的定制化是兩碼事。云集成技術和方案已經非常成熟,借助于生態中的集成云平臺不難解決。其實集成業務的經驗和能力,才是釘釘大客戶業務面臨的最大挑戰。畢竟業務系統的集成也是一個專業,要求既要熟悉業務,還要有實施方法論。另外,對于集成業務來說,一次成功并不難,難的是成功的可復制。這離不開方法論和實踐能力。05堅持服務中小企業的基本盤相較于2100萬家組織,1000+大企業近乎于無。正如釘釘總裁葉軍坦言:中小企業才是釘釘的基本盤。那么問題來了,海外SMB的業務SaaS化比例已經很高了;相比之下,國內絕大多數SMB既沒有軟件,也沒有SaaS,那它們的數字化服務怎么做呢?釘釘的解決方案是:首先選擇生態伙伴提供的SaaS服務;如果沒有,就用低代碼來搭建業務應用。截至去年底,釘釘上的低代碼應用超過了240萬個,而開發者數量也超過190萬人。但是,低代碼雖然降低了開發的難度,但低代碼生產的產品化,卻始終是一個問題。我們知道軟件產品有產品經理和架構師,他們保證軟件產品的結構合理、業務穩定性和產品化水平。但通常企業內部的低代碼開發,并沒有配置這些角色,而是由企業內部不同水平的人來搭建。因為即低代碼的靈活性和隨意性,使得低代碼應用的規范化和產品化難以保證。通俗地說,就是除了開發者自己用著還行,別人用著別扭,或者不愛用。為了解決這個問題,釘釘構建了一個圍繞低代碼生產的生態。據悉目前已有9家低代碼廠商加入生態,已經產生約1400+套業務模板,還有一些交付服務商進來,基于低代碼給客戶做一些個性化的開發。雖然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證了低代碼生產的產品化和規范化問題,但離釘釘的低代碼產品的可復制和可交易生態目標,還是有較大的差距。到那時,才有可能真正覆蓋2100+萬家組織。也就是說,對于深度融合SMB的業務,釘釘生態道阻且長。寫在最后雖說企業數字化轉型是一條確定的道路,但在實現路徑上,釘釘走了一條少有人走過的路。它既不同于SaaS,也不同于企業軟件。誠如釘釘總裁葉軍所言,釘釘為中國軟件產業,探索出一個可能的解題思路。但這能否解開中國企業數字化的萬千難題,還有較大的不確定性。不過即使如此,依靠數字創新和生態的力量,讓大趨勢下的變化發生,這件事是確定的。

      關鍵詞: 業務系統 解決方案 軟件產業

      相關閱讀

      女省委书记被征服
      <listing id="5x1tx"></listing>
        <track id="5x1tx"></track><pre id="5x1tx"></pre>
        <listing id="5x1tx"><strike id="5x1tx"></strike></listing>

          <del id="5x1tx"></del>

          <noframes id="5x1tx">

          <big id="5x1tx"></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