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sting id="5x1tx"></listing>
    <track id="5x1tx"></track><pre id="5x1tx"></pre>
    <listing id="5x1tx"><strike id="5x1tx"></strike></listing>

      <del id="5x1tx"></del>

      <noframes id="5x1tx">

      <big id="5x1tx"></big>

      您的位置:首頁 >熱訊 >

      【環球速看料】漢森制藥董事長短線交易被罰 公司投資收益高度依賴三湘銀行股權

      2022-10-03 15:33:25    來源:中科財經

      實控人、董事長接連因證券交易被查,漢森制藥內控管理或存漏洞

      《中國科技投資》記者 趙林 龍敏


      (資料圖片僅供參考)

      近日,漢森制藥(002412.SZ)發布公告稱,公司董事長、總經理劉正清涉嫌短線交易,被中國證券監督管理委員會湖南監管局(以下簡稱“湖南監管局”)下發《行政處罰事先告知書》(以下簡稱“告知書”),并對其予以警告,同時處以10萬元罰款。

      這并非漢森制藥首次因證券交易被查,2021年10月,漢森制藥實控人劉令安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至今未披露調查結果。除此之外,漢森制藥因未按規定披露與實控人劉令安之間的關聯交易,于今年8月收到深交所監管函。

      近年來,漢森制藥收購或參股多家公司,以擴張經營發展,但其營業收入仍高度依賴單一產品“四磨湯口服液”,利潤增長緩慢。而利潤占比中,最高的為非主營業務投資收益,即主要來源于對湖南三湘銀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湘銀行”)的股權投資收益。

      董事長、實控人因證券交易被查

      告知書顯示,劉正清于2014年授意“胡某某”開立資金賬戶,下掛上海股東賬戶和深證股東賬戶。2015年2月5日至2020年7月28日,“胡某某”證券賬戶銀證轉賬轉入資金來源于劉正清自有資金和借用資金,轉出資金亦轉向劉正清銀行賬戶,同時用于償還劉正清借款,所有盈虧由劉正清承擔,證券賬戶、第三方存管銀行賬戶亦由其保管。

      此外,“胡某某”證券賬戶交易漢森制藥由劉正清和“劉某某”兩人共同操作,劉正清委托“劉某某”盯著證券賬戶,下單設備主要為劉正清的手機、辦公電腦和“劉某某”的手機。結合賬戶開立、資金往來、交易設備和詢問筆錄情況,湖南證監局認為,劉正清為證券賬戶的實際控制人。

      從成交金額看,2015年2月27日至2020年7月28日期間,“胡某某”證券賬戶共有28個交易日交易漢森制藥股票,累計買入67.28萬股,成交金額1137.99萬元,累計賣出186.22萬股,成交金額3195.73萬元。目前,劉正清向漢森制藥返還了通過短線交易獲得的收益135萬元。

      最終,湖南證監局根據《證券法》第一百八十九條的規定,決定對劉正清給予警告,并處以10萬元罰款。

      IPG中國區首席經濟學家柏文喜告訴《中國科技投資》記者:“短線交易容易擾亂證券市場的交易秩序,向市場傳達出不真實的交易信息,而上市公司的高管如果涉及短線交易的話,往往還會與內幕消息和內幕交易有關,更會涉嫌犯罪,會給資本市場的運行秩序以及公眾投資人利益造成損害?!?/p>

      值得關注的是,這并非漢森制藥第一次因證券交易被調查,2021年10月下旬,漢森制藥發布公告稱,實控人劉令安因涉嫌操縱證券市場被中國證監會立案調查,至今尚未披露調查結果。

      財報顯示,漢森制藥控股股東為海南漢森控股(有限合伙)(以下簡稱“海南漢森”),其持有漢森制藥股份比例為42.13%;而海南漢森的實控人即劉令安,持有海南漢森股權比例為68%。

      除此之外,漢森制藥因未按規定披露與實控人劉令安之間的關聯交易,于今年8月收到深交所的監管函。據深交所披露,劉令安在2017年至2019年期間,以個人賬戶轉賬的形式,為漢森制藥全資子公司云南永孜堂制藥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云南永孜堂”)賬外代墊銷售費用,合計代墊約1564.19萬元。因此,湖南證監局亦對漢森制藥采取責令改正的行政監管措施。

      值得玩味的是,2021年4月末,漢森制藥曾發布《內部控制鑒證報告》,該報告對漢森制藥截至2020年12月31日止與財報報表相關的內部控制的有效性發表鑒證意見,并認為漢森制藥于2020年12月31日在所有重大方面保持了與財務報表相關的有效內部控制。

      今年9月初,漢森制藥發布整改公告,其表示代墊費用事項對公司2017年至2019年的凈利潤影響數合計為1564.19萬元,目前已對2017至2019年年度報告的相關數據進行會計差錯更正并披露。

      “違規證券交易事件頻發,一方面和市場參與者及上市公司內部人員的法律法規意識不強、抱有僥幸心理有關,另一方面也和市場監管不到位、處罰措施、處罰力度過輕有關。因此監管方面需要利用科技進步成果來進行大數據聯動以加強監管,同時還要從監管立法的角度強化違規違法處罰力度,以實現懲前毖后之效果?!卑匚南卜治龅?。

      財經評論員張雪峰向《中國科技投資》記者表示:“操縱證券市場的當事人一般來說都是為了自己的經濟利益,但卻會破壞整個證券市場的公平競爭環境,同時也不利于健康良好的投資風氣形成,違規證券交易事件的頻發,會影響中小投資者對于中國證券市場的信心,同時對上市公司的董監高也會產生不良示范效應。

      “證券市場對上市公司董監高而言,更多的是一種融資功能,但上市公司董監高應該秉持平淡之心,克制住巨額利潤的誘惑,專注于公司主業發展,從證券市場上獲取到資金需求之后將更多精力放在上市公司本身發展上,放在長期價值的創造上,上市公司狀態的好壞甚至會影響到整個中國經濟的發展狀態?!睆堁┓逖a充道。

      利潤依賴銀行股權投資

      公開信息顯示,漢森制藥自上市以來,為加快經營發展,于2013年收購云南永孜堂80%股份,2016年云南永孜堂成為漢森制藥全資子公司,主打高原植物藥;2014年漢森制藥投資設立全資子公司漢森健康產業(湖南)有限公司,開展中醫藥健康產業業務;此后分別認購三湘銀行15%的股權、長沙三銀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三銀地產”)15.8%的股權,參與金融及地產行業業務運營管理。

      然而,從漢森制藥近年業績看,控股及參股公司并未給其帶來新的利潤增長點。漢森制藥獨家產品為“四磨湯口服液”,營業收入亦主要來源于這款產品,2022年半年報顯示,“四磨湯口服液”營收占比約57.06%。排名第二的則是云南永孜堂的“天麻醒腦膠囊”,營收占比為14.54%。

      但云南永孜堂的產品并未助推漢森制藥利潤增長。2013年漢森制藥以2.82億元收購云南永孜堂后,同時新增1.56億元商譽。但自2014年以來,漢森制藥凈利潤并未明顯增長,其2014年末凈利潤為1.20億元,2021年末凈利潤為1.35億元,期間凈利潤最高數額為1.61億元,截至2022年6月末僅為0.79億元。

      這期間云南永孜堂凈利潤占漢森制藥的比例僅在11%-25%之間,此外,2019年末至2021年末,漢森制藥分別計提商譽減值4612萬元、2634萬元、3963萬元,主要原因即云南永孜堂的商譽減值損失。

      從漢森制藥財報看,其利潤占比最高的竟為投資收益,截至2022年6月末,漢森制藥投資收益為0.27億元,占利潤總額的比例為30.04%。而漢森制藥投資收益主要來源于,按權益法核算的三湘銀行投資收益。

      2014年,漢森制藥以不超過5億元的自籌資金參與投資設立三湘銀行,持股比例為15%。2016年末三湘銀行經原中國銀監會湖南監管局正式批復開業,包括劉令安在內的五人被核準董事任職資格,同時核準劉令安副董事長的任職資格。目前,三湘銀行官網顯示,劉令安仍是該行的董事、副董事長。

      此后,漢森制藥大部分投資收益均來源于三湘銀行。最近幾年的財報數據顯示,2018-2021年,漢森制藥從三湘銀行獲得的投資收益分別為2299萬元、4780萬元、5502萬元、6742萬元;截至2022年6月末,這一投資收益為2743萬元,基本覆蓋漢森制藥所有的投資收益。

      但漢森制藥參股的另一家房地產企業三銀地產與三湘銀行卻形成鮮明對比,其投資收益連年為負。2018年,漢森制藥出資6320萬元參股三銀地產,持股比例15.8%。但2018年至2021年末,三銀地產貢獻的投資收益分別為-4.95萬元、-64.03萬元、-165.96萬元、-58.01萬元;截至2022年6月末,該數據為-76.17萬元。

      針對漢森制藥業績情況,《中國科技投資》將持續關注。記者就漢森制藥證券交易、產品業績等問題致函漢森制藥,截至目前,尚未收到回復。

      關鍵詞: 漢森制藥 投資收益 上市公司

      相關閱讀

      女省委书记被征服
      <listing id="5x1tx"></listing>
        <track id="5x1tx"></track><pre id="5x1tx"></pre>
        <listing id="5x1tx"><strike id="5x1tx"></strike></listing>

          <del id="5x1tx"></del>

          <noframes id="5x1tx">

          <big id="5x1tx"></big>